清宫玉器十年飙涨十倍(图)

作者:翡翠抢购

清乾隆,白玉饕餮纹双龙活环耳三足盖炉,1410 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11年6月1日 清乾隆,御制白玉雕穿花八吉祥盘龙纹双兽耳活环盖瓶,2530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08年12月3日

  文:杜卡

  

  几千年来,玉器以其内敛雍容的质感俘获了颗颗欢喜之心。无论是掌心摩挲、伺以体温的小物件,还是端然陈列、通体润洁的大摆件,无一不透着过往的温柔与敦厚。对国人来说,典雅纯美的玉器不仅是文人雅士皇宫贵族的挚爱,同时也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社交中珍贵的礼品,人与人之间珍重的信物。而在古董工艺品拍卖场上,玉器则是除了瓷器之外最重要的门类。

  

  黄金有价,玉无价。中国恐怕是全世界最尚玉的民族了。这和我们血脉中的儒家文化,渊源深厚。孔子曾说“君子比德于玉”。而拍卖上的好玉佳器,也常常引来加价连连。

  

  蔡氏家族垄断半壁江山

  

  今年6月,香港佳士得拍卖了一件购于1950年的日本私人收藏,估价200万至300万港元的清乾隆白玉三足香炉,上刻饕餮纹,并有双龙活环耳,打磨精湛、外形饱满、玉质温润,引发了中国内地买家蔡博阳与一电话竞投买家的激烈竞争。最终,蔡博阳以1410万港元高价竞得。但他仍旧好奇,与自己竞价到最后一刻的那位电话买家到底是谁?

  

  询问了一圈,才知道,那人其实是自己的一个亲叔叔。

  

  蔡博阳对自己与家里人在拍场上“短兵相接”并不感到意外。在他的家族里,仅是父辈就有七个叔伯与一个姑姑在做玉器生意,范围遍及中国内地及港台。身处在一个几乎垄断了华人高端玉器市场近半资源的家族,谁也不能保证此类“事件”下次不会发生。再举个例子:台湾震旦集团董事长陈永泰30年来在台北和上海两地设立的艺术博物馆,目前是全球收藏中国古玉器最完整丰富的私人博物馆之一,总数多达6000余件。而这些古玉器,80%都购自蔡氏家族。

  

  追根寻源,蔡氏家族今天的一切,还要归结到蔡博阳的祖父??中国知名玉器大行家、人称“玉老虎”的蔡英杰。蔡英杰15岁就开始在家乡潮州打拼,凭借勤奋与眼力,把老翡翠生意越做越大,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国大部分玉贩子都会将好货送到潮州供他优先挑选。

  

  目前,蔡氏家族的第三代,大多仍然以经营玉器为业。著名玉石艺术品公司、万玉山房的主人叶伟特,就是蔡英杰的外孙。从小受到外祖父和母亲的教诲与真传,加上自己聪颖好学,叶伟特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练就了一双慧眼。

  

  叶伟特说:“中国很多古董,都被国际市场炒作。但是,玉器这个类别却不一样。因为我们现在找到一个玉石,也有可能是年代很久远的玉。而且,外国人对于玉的研究、包括纹饰、形制等,都没有一个系统概念。所以玉器的市场与价值,并没有像某些其它类别古董那样被认识和挖掘。但玉器对国人来讲,是有重要意义的。古人示玉为贵为德,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所谓‘宝玉’,就是这个意思。”

  

  廿年市场 谁主沉浮

  

  近几年拍场上的高价玉器,几乎都是全盘的“清代宫廷御制”。更准确说,是乾隆时期精美绝伦的代表作。然而,回顾市场沉浮,玉器收藏的重心由高古玉器转移到明清玉器,是近20年来的大转变。

  

  古玉 由极盛走向沉寂

  

  传统玉器收藏体系本是以“古玉”为主流。“古玉”是一门难度很高的学问。新的出土报告至今仍源源不断地发表。然而,今天在研究2000多年前的历史与工艺时,仍有许多迷团,不少脉络有待后人整理探讨。由于两岸三地的学术界至今尚未能整合出一个放诸四海的标准,造成学术界诸多门派与行家们各有见解。加上高仿猖獗、真伪难定的困境,让藏家无所适从。市场受到重创,转为收藏明清玉器。

  

  其实,在1989、1990年,握猪、带勾、谷纹璧、出廓璧等充斥着整个市场,大家所谈论的是南越王墓、红山文化等。谁料物换星移。当古玉市场从极盛逐渐走向沉寂,却换上曾几何时毫不被收藏界重视的明清白玉来主导潮流,令人感慨市场与人心,竟是如此变幻莫测。

  

  清宫玉器 逐年调涨唱主角

  

  2003年春,“非典”蔓延亚洲。“非典”之后,艺术市场很多事情都不同了。这些年的变化很大。以器物而言,工艺品百花齐放。明清玉器也蓄积了10多年运作的能量,开始爆发。自1995年算起,高档玉器摆件大多约有5至10倍的涨幅。“把玩件”由于原先单价低,高档品甚至在这15年有20、30倍的涨幅。涨势之凌厉,比10年前动辄数百万港元起跳,最正统主流的明清官窑更加来得凶狠。

  

  具体来说,从龙套到主角,清代宫廷品味的玉器珍品,当之无愧成为老玉中的领涨板块。从1996到2002年,由于亚洲金融风暴的席卷,整个亚洲艺术品市场可谓惨淡经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玉器。直到2003年“乾隆遗珍”专场拍卖御制白玉插屏,成交价超过700万港元,才确立了高价位玉器市场的即将来临。2004年是清代玉器的天下,尤其宫廷玉器更是个中主角。其中,“德馨书屋”玉器专场圆满拍卖,进一步掀开市场价位的盖子。2005年走势呈现盘整打底的格局。

  

  直到2006年秋季,香港佳士得“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I”专拍重建了市场信心,为市场点亮一盏明灯。2007年是明清玉器市场尤为火爆的一年,“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Ⅱ”也在岁末完美亮相,精品大量释出,频创新高。且看,2006年玉器前10名仅有2件突破千万港元,而2007年则有9件超过千万港元。可见,高档拍品的爆发力与成长力度,非常强劲。

  

  2008年的玉器市场,整体上承接了这样的良好态势,并趋于高位盘整。2008年12月3日香港佳士得特别呈现了一尊清乾隆御制白玉雕穿花八吉祥盘龙纹双兽耳活环盖瓶,创下2530万港元的佳绩,刷新当时玉器花瓶的世界拍卖纪录。2009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尊精致传神的清乾隆白玉卧牛又取得2082万港元的佳绩。

  

  “2010年是玉器丰收年。玉器的研究取得了巨大成绩,玉器的买卖也有了海量的交易。买家卖家都皆大欢喜。大家都希望玉器能够成为财富增长的阶梯。”北京玉学玉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明这样评价去年的玉器市场。相比之下,今年的玉器拍卖,则稍显平静,希望是在为下一轮的上扬积蓄力量。

  

  可以说,清代玉器价格在近10年来是慢慢地调涨,也曾经渡过惨淡的岁月,打底是十分踏实。高档摆件都有近10倍的价格上涨,把玩件及挂件也有10-20倍的惊人涨幅。新玉价格的飙涨,也反过来给明清玉器带来一定程度的支撑。明清玉器市场一路走来,发展到现在已经正式进入大资金的市场。“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Ⅱ”为后来的玉器拍卖价格定了一个“标准”。低价进场已成为历史,好东西都得要付出相当代价。

  

  重温经典:“瑰玉清雕?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

  

  香港佳士得在2006年11月28日举行的秋季拍卖会上,隆重推出了“瑰玉清雕?AlanandSimone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专场拍卖,呈献逾100件精品。现场共成交80件,成交率达78%,总成交额高达1.16亿港元。时隔一年,Hartman第二部分专场拍卖留待2007年11月27日才举行。本场同样呈献逾100件精品,成交率78%,但总成交额冲高到1.96亿港元!这两场经典的玉器专拍,共创下总成交额超过3亿港元的辉煌成绩,并多次刷新拍卖纪录,被业内视为明清玉器的标杆拍卖会。这两场拍卖的大获成功,也给当时的中国内地玉器拍卖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为日后的玉器市场做出了表率。

  

  此私人珍藏由美国著名藏家及亚洲艺术古董商AlanHartman与夫人SimoneHartman经半个世纪精心搜集而成,为历来拍卖会上推出最珍贵的玉器私人珍藏,涵盖新石器时代以至宋、明及清代的玉器珍品。整个Hartman玉器珍藏于1996年由RobertKleiner辑录成书,是倍受推崇的玉器图录之一。此珍藏还曾于2001年在纽约佳士得,以及于2003至2004年在波士顿美术馆(BostonMuseumofFineArts)中展出。

  

  AlanHartman说:“玉拥有独特的气质和魅力,在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一直为人称颂。我和夫人搜集的玉雕,均是多年来走访各地悉心搜罗所得,每件藏品的材质和雕工,都是独一无二、优秀上乘。”

  

  这样的眼光,与Alan的家学息息相关。他的父亲是一名备受推崇的亚洲艺术古董商人和收藏家,于1927年在纽约开设其第一家古董店。在父亲的熏陶下,他对亚洲艺术品也产生了浓厚兴趣。早在12岁时,他就己经开始收藏玉器,自此与玉结下不解之缘。他与夫人凭着超凡品味及深厚经验,搜罗了无数精美无瑕的珍品。

  

  2006年首拍的焦点,是一件清乾隆御制白玉雕上方山角杯。1132万港元的价格,创下了当时的白玉杯世界拍卖纪录。此器为孤品,以莹润的白色玉料仿犀角杯雕琢而成,并刻有“大清乾隆仿古”篆书款及乾隆帝御题诗,珍罕无比。此杯独特之处,在于采用高浮雕及镂雕两种技法精雕细琢而成,工艺娴熟,层次分明,属仿古器中之极品。器外雕以苏州石湖、上方山等胜景,吴越遗迹穿插其中,巧夺天工;杯顶刻有楞伽塔,高高耸立于山巅,令人叹为观止。

  

  另一精品为清乾隆御制白玉“喜庆有余”瓶,估价500万至700万港元。虽未现场成交,但这并不影响此玉瓶的独特艺术价值。此器为大婚贺礼之用,玉质温润莹泽,雕工精致。饰四组蝉纹、四组双喜如意头,两侧雕双鱼,纹饰丰富,并与瓶型配合得宜,展现端庄优美的气质。双喜乃福神或喜神之意;鱼则是祥瑞之物,比喻富余、吉庆和幸运。瓶上的祥龙,令此器更添吉祥色彩。在传世作品中并没有同类的例子。而本场中的清乾隆白玉鹤鹿同春双耳活环瓶,估价同为500万至700万港元,最终加价至1132万港元高价成交。

  

  Harman专拍第二场的压轴拍品,乃是一件清乾隆白玉鹤鹿同春笔筒,直径长达19.5厘米。因其近乎完美的用料和登峰造极的“乾隆工”,生动呈现了一幅喜庆祥瑞的贺寿仙境,一举以5409万港元惊艳全场。相信这个惊人的纪录短期内也不易再打破。

  

  小而美的中国式品味

  

  玉器摆件故然是能左右市场的指标性艺术品,但像玉牌、玉佩这类小件,更是颇受广大收藏爱好者的青睐。无论是娇小玲珑、能直接上手的把玩件,还是能放于口袋或锦囊随身携带的佩挂件,都因其小而美的中国式品味,时刻带动着市场风潮。

  

  的确,小件玉器门坎并不太高,一般的玉器藏家大都由此入手。它丰富多样的造型与工艺,深深令人着迷。未来值得投资的小件玉器,一定要非常美,美得亮眼,一眼决胜负。这里就有三件美得亮眼的老玉小件,小有洞天,身价不菲。北京翰海早在2004年就曾以人民币165万元成交白玉龙凤佩(二件)。香港佳士得2006年秋拍推出的白玉带皮“天下太平”摆件,以180万港元卖出。同场的白玉十二辰,因题材新颖,更以348万港元易主。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由翡翠台网络电视_缅甸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中翠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翡翠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