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原石”大案真相

作者:翡翠资讯

  一名爱收藏奇石的商人,花200万巨资买下的“翡翠原石”,结果发现却是普通石头,在其中做了手脚的是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 □特约撰稿黄培岳刘枚 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原副会长冯所标,眼下在海口市公安局所属的海口第二看守所,等待法院的判决。冯所标是震惊全国收藏界的海南“翡翠原石”大案主角。 时下民间收藏活跃,古董、宝石交易频繁,使得一些投资爱好者不惜重金购买古董、宝石进行收藏。然而,在收藏交易的背后,以假乱真令收藏者十分烦恼。海南省海口市收藏爱好者张某就遭遇了这样的烦恼。 玉石专家欺骗石友 2006年7月下旬的一天,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冯所标委托云南省瑞丽市一位专门搞玉石买卖的中间人徐国刚,帮忙从云南购买了一块82。25公斤重的“翡翠原石”,而后交给了做玉石生意的符气壮,并告诉他:这可是托云南朋友弄来的“翡翠原石”,交易时开价至少200万元。 近年来,随着翡翠收藏市场的快速发展,色艳质美的收藏级翡翠异军突起,价格上涨迅速,但翡翠资源面临枯竭。与此同时,翡翠也越来越受到收藏投资人士的青睐,翡翠收藏家的数量日益增多,人均收藏翡翠的价值已从过去的几百、几千元变成现在的几万元。 符气壮见到如此重量的云南“翡翠原石”,很快便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收藏爱好者张某。张某见到“翡翠原石”十分中意,只是觉得价格有点偏高。这时,符气壮开口了:“老兄,人们都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只要喜欢,就不要在价格上争高低啦!”最后,在中间人吴松的撮合下,张某同意购买。 张某是玉石的爱好者,近年来,他做生意风生水起,赚了大把钞票。有了钱后,他追求高雅,经常与一些玉石爱好者一起外出淘石。他常去三峡、云南丽江等地,淘到了不少名贵石头,摆在别墅家中把玩。遇到一些玉石展览,他也经常参与。 交易前,他们特意请来具有玉石鉴定经验的冯所标对那块“翡翠原石”进行了鉴别。当时,冯所标很认真地抚弄了一阵原石后,便用极其严肃的口气肯定地说:这块石岩是翡翠原石! 2006年7月24日,张某与符气壮商定以180万元的价格成交。后来,张某将170万元转账支付给符气壮,接着又按行规,取出10万元现金付给中间人吴松作为报酬。 按照约定,符气壮通过转账将110万元存入冯所标以徐国刚名义在银行开设的账户,又拿出10万元现金交给了冯所标。 买到“翡翠原石”后,张某爱不释手,经常守在“翡翠原石”旁反复端详。张某越看越觉得这块“翡翠原石”无论从石质、条纹、色彩等方面看,都与以往购买的原石有很大不同。 有道是,白玉、绿翡、紫罗兰。但既然是翡翠原石,为何不是绿色的呢?张某虽说不懂玉石鉴别,可这方面的知识还是略知一二的。 一连几天,张某总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他思忖再三,只好请来地质部门的专家进行鉴定。经鉴定,结论为:所谓的“翡翠原石”,其实是一块钠长透闪石岩,根本不属于玉石类。 拿到这样的鉴定结论后,张某还是不相信,他原先请的鉴定师冯所标系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对玉石十分在行,也是玉石方面的专家,况且两人还是朋友,应该不会骗他。于是,他对地质部门的鉴定不敢肯定,专门飞到北京请更有发言权的专家进行鉴定。经鉴定,答案与地质部门鉴定结果一致。 这时张某大吃一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敢弄虚作假,真是胆大包天!思前想后,张某选择报案,打算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 将计就计继续买假 然而,玉石交易,双方自愿,通常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某手中没有任何凭据,接到报案的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办案民警对此也无从下手。 张某见警方因自己没有证据无法立案,便心生一计,他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天,张某找到符气壮说:“我上次买的那块翡翠原石,谁看了都说好。那块翡翠原石买值了,将来只要出手肯定能赚上几十万元。老兄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别忘了告诉我,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张某的一番话,丝毫没有流露出上当受骗的表情。符气壮见此,便直言不讳地问:“听老弟的意思,是还想再买几块翡翠原石?” “是啊!今天来找你正是此意。” “那好,我帮你联系。”话毕,两人握手道别。 符气壮很快便将张某还想买翡翠原石的消息告诉了冯所标。冯所标听后大喜。很快,他又警觉起来,因为上次张某买了那块钠长透闪石岩后,他曾经听到一些圈内人议论,说张某对那块石岩有怀疑,听说曾经报过案,还有人说张某曾找过地质专家搞过鉴定。冯所标对张某还想买翡翠原石不解,难道他没发现上次买的是假货?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慎之又慎。 “先拖他一阵再说,如果他真想买,还会找你,一定要探明他的虚实。”老谋深算的冯所标对符气壮说。 一个月后,符气壮的手机响了,是张某的电话。 “老兄,上次说的事怎么样了?” “你急什么呀!那么贵重的玉石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也得碰运气、找机会,再等等吧。” “那就拜托了,越快弄来越好!” “老弟托的事,包在我身上,你就等好消息吧!” 随后,符气壮就将这信息反馈给了冯所标。 财欲熏心的冯所标尽管还有所怀疑,但禁不住钱的诱惑,于是又拨通了云南省瑞丽市中间人徐国刚的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再弄两块钠长透闪石岩。 2006年9月,徐国刚从瑞丽将两块“翡翠原石”运抵海口。冯所标看后,初定了底价,便让符气壮告诉了张某。张某很快就驱车来到约定地点,当他发现那两块“翡翠原石”与上次的假货相同时,便笑着对符气壮说:“多亏符兄费心,从色泽、外形看与上次的一样,还真是两块好玉石,我是买定了!这样吧,明天上午10点还请冯所标来作个鉴定,咱们再敲定价格。” “好,一言为定!明天上午10点见。” 张某离开后,直接来到海口市龙华区公安局报案。警方接到报案后,在绝对保密的前提下,进行了十分周全的部署。 2006年9月22日上午10时,正当符气壮与张某商谈价格,冯所标装模作样地对“翡翠原石”进行鉴定时,民警突然出现在交易现场,并很快请来相关鉴定专家。经鉴定,两块“翡翠玉石”既不是翡翠,也不属玉石类,而是纳长透闪石岩。 当天,冯所标被警方刑事拘留,不久便被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见利忘义乱做鉴定 冯所标被捕后,警方对此案迅速展开深入侦查,提取了石岩等实物图片、鉴定结论,收集了大量的证人证言。 警方查明,早在2006年6月,张某经吴松撮合向符气壮购买了一块翡翠原石。交易时,张某通过他人介绍,请小有名气的冯所标帮助鉴定。在鉴定过程中,冯所标发现这块翡翠原石是自己卖给符气壮的,便知道张某是做宝石生意的“门外汉”。 2006年7月的一天,符气壮得知张某还想买翡翠原石,便找冯所标帮忙,冯所标就将张某交易宝石时请他鉴别的情况告诉了符气壮。两人遂约定合伙抬高翡翠原石价格,共同谋利。 为大赚一笔,冯所标托人运来了4块翡翠原石,并将另外一块既不是翡翠也不属玉石类的钠长透闪石岩混杂其中,一起交给了符气壮,谎称全部都是翡翠原石。 几天后,符气壮通知张某宝石已找到。就在符气壮与张某对这批宝石进行交易时,冯所标受邀进行鉴定。经过20多分钟的鉴定,冯所标以肯定的口气说:“这些石岩都是地道的云南翡翠原石!” 对于收藏家冯所标的鉴定,张某信以为真,接下来便开始交易,先是符气壮开价,后是张某还价,双方最终商定以人民币90万元成交。令冯所标欣喜的是,就连那块以假充真的钠长透闪石岩也以人民币20万元成交。 2006年7月10日,张某通过银行将90万元人民币转入符气壮的账户,符气壮又将其中的75万元付给了冯所标。 2006年7月24日,冯所标故伎重施,使张某以18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块假的翡翠原石。 所谓专家原是惯犯 2007年1月8日,此案经警方侦查终结,移送海口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官对全部案件材料进行了全面审查,走访了相关证人,讯问了犯罪嫌疑人冯所标。经过缜密审查,办案检察官发现冯所标尚有余罪未查,即他曾在海南省三亚市销售过假古董,而且受骗方要求冯所标等人退款未果。 依据案件分工,办案检察官依法将此案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侦查发现,早在2003年9月,时任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的冯所标与李某(时任海南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另案处理)、王某(时任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另案处理),在海南省三亚市注册成立三亚博仁堂工艺有限公司,承包三亚市一家大酒店的大堂三号商场销售古玩。同年10月,江西某集团实业公司在三亚市亚龙湾建造一幢贵宾楼,该公司董事长张某见冯所标、李某、王某经营的商场内有近代瓷器销售(实际上为仿制的古瓷器),便向冯所标等人表示,想购买一批明、清古瓷在贵宾楼收藏。 于是,冯所标采购了一批仿制古瓷,然后伙同王某、李某向张某介绍,说该批瓷器是从民间收购来的明、清古瓷器。张某信以为真,以人民币15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43件“古瓷”。冯所标分得赃款人民币95万元,余款被王某、李某瓜分。 2004年5月,经江西省景德镇市文物局、陶瓷考古研究所有关专业人员鉴定,认定该批陶瓷均为仿制品。 得知受骗后,张某找到冯所标,要求冯所标、王某、李某退款,但冯所标等人始终不予承认该批瓷器是仿制品,此事因而搁置。 警方还查明,冯所标还曾经在1983年因犯奸淫幼女罪、诈骗罪被原文昌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刑满出狱后,对文物、宝石鉴定有一定研究的他,经过多年奋斗,案发前担任海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 经警方补充侦查后,再次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 海口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冯所标以仿制的古瓷骗取他人150万元,利用受邀鉴定玉石的便利以假充真骗取他人20 0万元等行为,涉嫌诈骗罪,遂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7年7月11日和2008年6月20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但因本案案情重大、复杂,没有当庭作出宣判。 来源:民主与法制

  
 

本文由翡翠台网络电视_缅甸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中翠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翡翠资讯